明朝末年,有两次挽救危亡的机会,都被崇祯错失了_人

发布日期:2020-06-07 03:53   来源:未知   阅读:

历史上,无论多强大的国家,在兵家大忌上都不能犯两面作战的大忌。因为这个对一个国家的资源配置和运输调配都将会是极大的考验。

在一片风雨飘?的明朝末年,考验朝廷的难三一个接一个接踵而至,首先在除掉了桐国殃民的魏忠贤之后,原本以为能暂时舒缓一口气的崇祯接连遭到了后金军在辽东前线的猛烈攻击和国内一片哀鸿遍野的情况下,李自成等人的大规模起义。

在这场浩劫之中,崇祯不止一次的可以化解部分危机,使得明朝暂缓灭亡。那个唯一提出能解决明朝灭亡的灭顶之灾的大臣也以一个孤独的身影,宣布退出历史舞台。

在儒家的传统道义上,一般认为忠臣必定和孝子相伴随,作为明末重要大臣的杨嗣昌,就出生在这么个家庭之中。作为他的父亲,在考中进士之后节节高升,并且在朝廷上下一直以清名闻名于世。

但是这种人的最大问题就是喜欢夸夸其谈,并且在一片乱世中提出一个让人目目结舌的概念,我们应该文明的招降农民军,不要打打杀杀。在同僚的一片嘲笑着,杨鹤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书生上路去?西安抚农民军。

很快,捷?传来,一片热闹的农民军居然在杨鹤的三寸不烂之舌下宣布投诚。但是,书生误国就体现在这里,他没想到起义的根本中是没地种,所以才起义的,在花光了崇祯皇帝给他的招安费用,也就是崇祯的私房钱之后陕西等地的农民起义军势头再次爆发眼见几万两白银打了水漂的崇祯气不打一处来,鬼头刀之下,杨鹤去下面和阎王爷称兄道弟去了。

虽然干掉了杨鹤出出气,但是两个大问题还是实实在在的摆在自己的眼前,于是在一番摸号之后,杨鹤的儿子杨嗣昌进入了崇祯的眼帘.在古代的道德体系下,杨嗣昌这种孝子必定是个纯臣,当然他想的绞杀农民起义军的亦法也的确让崇祯眼前一亮,那就是著名的四正六隋

是为将地方大员的管辖区域舍理划分,用网格化的手段包围绞杀农民军。

这种方法很好的点就是明确了包干责任人,谁出问题,在地图上面一招一个准,并且明末哪怕左良玉这种大军阀,朝廷基本还是指挥的动的。

这个政策的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将起义军的流动性牢牢地固定扎起一个地方,使得在网格化的围剿中能有极大的统筹性,让起义军的优势流动性彻底的丧失。

在这项策略刚刚开始的时候,农民军的遭到了节节的失败,因为假如和明军正面对抗的话,张献忠等人麾下的军队是无法和相对有用正规建制和武器的明军相提并论的。

于是著名的农民军大头头刘国能等人宣布投降明朝,并且之后长期为明军效力。张献忠也在形势一片看衰之下暂时投降了明朝。这个时候,一个能平定内乱的办法在杨嗣昌脑袋里油然而生,那就是改变张献忠的军队,让他们成为明朝的官军,并且让他们攻打李自成来下投名状。

假设按照杨嗣昌的这个构想,国内的农民军平定指日可待,但是可惜的是最后付之东流。

另外一个挽救明朝的机会也是出自于杨嗣昌的手底下,在面对两线作战的巨大军事压力的时候,杨嗣昌用借古喻今的方法,对着崇祯暗示,西汉和匈奴和亲的情况不少,用和亲和通商的办法先稳住关外的后金军,避开巨大的军事压力,全力发展国内经济和稳定陕西河南等地的农民起义军。

从上帝视角考虑,这个未尝不是尽可能延续明朝寿命的一个可行办法。但是办事不牢的底下人在和谈的时候,将这个消息泄露了出去,黄道周等人更是准备对着杨嗣昌喊打喊杀。

在崇祯的出面干预下,黄道周这些人才消停下来,但是这件事带来的后果却是十分严重的,在关外等着和谈的后金觉得被忽悠了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军事行动。而国内的起义军继续此起彼伏。没办法,杨嗣昌只能下放到地方进行工作。

但是在地方,左良玉又因为官职的问题和杨大学士发生了矛盾,不听从指挥的后果是坐视农民起义军的攻破杨嗣昌的襄阳大本营。作为替明朝呕心沥血的杨嗣昌出师未捷身先死,病故前后等来的有邵巡抚,常来团转舞。后来寥参军,不战随我行。好个杨阁部,离我三天路。